国产18禁福利视频

By: admin

5月 17 2022

Tags:

Category: 未分类

曾虎的确还有这一个底牌。

秦宁的生辰八字,可就刻在了法阵之上。

而且法阵不单单只是以秦宁的生辰八字来承受龙头被毁的因果,而且还是三合阵的核心。

三合阵为曾家看家底的本领。

可凝练天地人三才精气为己用,只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害人害己,所以是曾家禁忌之术,不过此时,为了炼制仙丹,曾虎显然没那么多顾忌,而且将得到的秦宁的生辰八字可在法阵之上,也可以凝练此地龙气为己用!

毫不夸张的说。

一旦曾虎这么干了。

他可以利用整个沧澜雪山龙脉的力量。

这股力量是何其之强大?

恐怕秦宁这一伙人群殴,都不够人家一只手单挑的。

对于三合阵,曾丈自然熟悉不已,只观察了一阵后便是脸色巨变,道:“曾虎,不要在错下去了,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干了,整个沧澜雪山龙脉毁于一旦,会有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?“

“与我何干?”曾虎不屑,冷声道:“当年就是因为你这般虚伪,才会让整个曾家落到如今这个任人宰割的地步!”

“该死的!”

姜正义握了握手中宝剑。

寻求一击必杀的机会。

韩心亦是冷若冰霜,只杀气腾腾。

“咳咳。”可偏偏就是这般凝重的气氛之下,曾建贱兮兮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说实话,我的确不想打扰你们这么严肃,毕竟我也是个严肃的人儿,可你们谁能帮帮我,把我救出来?”

众人脸发黑。

就是曾虎也如此。

只看过去。

却瞧见曾建这会儿被曾兴所化的异兽驳给压在身下,血盆大嘴正向着他的脑袋咬去,曾建怪叫连连,忙是伸出双手抓住这曾兴的嘴巴,惨叫道:“秦宁哥哥,正义哥哥,救我啊!”

“这个笨蛋。”姜正义拿出酒葫芦灌了一口酒。

但是这口酒没有咽下去。

而是直接喷出。

酒水漫天,却又好似一支支利箭一般,向着曾虎而去,曾虎沉声喝道:“休想!”

“杀了他!”韩心也是顺势而动。

和姜正义又是阴阳双剑而出,但见剑气弥漫。

两大御气高手,全力出击!

“找死!”

曾虎躲不及防,被那酒水刺的浑身上下血痕点点,可他双手却是接连结印,只眼中凶光大涨之时,双掌就是拍出。

这双掌力道。

虎啸龙吟。

当真是排山倒海。

韩心和姜正义去的快,回来的也快,只纷纷撞在了石壁之上,脸色惨白,口吐鲜血。

“哎呦,我去。”

秦宁看着都觉得疼。

“这个混蛋!”姜正义咬牙切齿,道:“他真要毁了龙头吗?“

此时的曾虎,浑身煞气翻腾,只站在那里,却就能感觉无尽的力量在他体内游走着,如盖世魔神一般,曾丈咬牙道:“不行,在这么下去,谁都得死!“

他双眼看向了法阵。

随时准备以命搏命,破了这三合大阵。

“想都别想!”曾虎冷笑连连,道:“你们今天谁都要死!”

姜正义和韩心爬起,正要打算连同曾丈一同出手,秦宁却是慢悠悠的走上前来,道:“想杀我啊?我就在这,你敢不敢杀我?“

“秦宁,你疯了!”韩心气急骂道:“给我回来!”

“师弟,我们还有办法。”曾丈沉声道:“以我连同姜正义和韩心之力,可破三合阵,你快快退去…”

“行了吧。”

秦宁翻了翻白眼,道:“指望你干点事可真难了,就这货?我十岁都能耍的他团团转,现在更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他。”
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这吹牛!”韩心气道。

但秦宁却没理会,而是冲着曾丈勾了勾手指头。

曾丈嗤笑,道:“你以为我会中了你的诡计?我还要留着你的命来承担这龙头因果,不过,不能打死你,把你打成残废,还是可以的!“

说完。

这货便是冲上前来。

速度极快。,

距离秦宁最近的曾丈压根就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可秦宁却是不慌不忙,脸色淡定,随后伸出右手,以一根食指对敌。

“该死!”

几人大骂。

但这时,曾丈却是忽然惨叫了一声,整个人就僵立在秦宁面前,似乎在秦宁食指的压迫下,难以在前行半步。

他脸色涨红,显然是难受至极,而秦宁则是淡淡的说道:“忍不住就张开嘴巴。”

“哇!”

曾虎真的没忍住。

一张嘴。

鲜血就是不要命的涌出来。

脚下更是一软,直接跪在了秦宁面前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秦宁冷笑了一声,随后吹了吹手指,冷声道:“此乃我十岁之时自创绝学灭神指,说能戳死你,就能戳死你。”

“这他妈不科学。”

姜正义目瞪口呆,觉得自己喝醉了,忙掏出葫芦又灌了两口酒,想清醒清醒。

老李一阵呲牙。

当然知道什么原因,不过见秦宁这会儿戏瘾正大,自不敢揭穿,只忙挥着手里还带着血丝的狼牙棒拍马屁:“师父威武!”

“秦宁哥哥神勇无双!”另一个喊的是曾建,他大呼道:“哥哥快救我!”

看这货双臂上青筋鼓起,显然已经快支撑不住了。

然而…

还是没人理他。

姜正义等人在思考秦宁怎么做到的,而秦宁则是正沉浸在被仰视的美好之中,不过这时,鬼王的声音却是在耳畔响起:“我还是觉得响指比较有范,前几天那电影里不就是这么演的吗?灭什么什么的,一个响指,有我当年三分气概,你小子,不学好的,哼!”

秦宁没理它。

依旧沉浸这淡淡的装逼感觉中。

“这不可能!”

曾虎抬起头来,此时不单单只是嘴里,就鼻子里,双眼里都有血液渗出,浑身皮肤也是龟裂,看起来十分悲惨,不可置信道:“这绝对不可能!”

“那个生辰八字,是假的吧?“喝了酒的姜正义看了一眼石壁上法阵,此时法阵已经残缺不堪,他忍不住道。

“这是我自创绝学灭神指。”秦宁淡淡的说道:“只因太有伤天和,所以很少用,但今天逼不得已,却是罪过,罪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