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ve破解版分享

By: admin

5月 14 2022

Tags:

Category: 未分类

一向冷清的梅家小院突然来了一老二小,更别说小车子进进出出,叶五爷的行踪瞒不了有心人。

而一直关注叶五爷翁婿俩人的齐老更不要说。在叶五爷祖孙仨人上火车的次日,他已得到消息。

(你用人家的红请帖开证明买票,能瞒得过人?)

老爷子想去车站接人。

老太太却反对。

用齐老太太的话来说,既然叶老五没事先通知他,那就可能一来因为姜家,二来他还需要办些正事。

咱们?

等呗。

等到她大孙子成亲的正日再绑了叶老五过来也不迟。至于人家祖孙仨人会先选择落宿在哪儿?

结果,却让齐老爷子老俩口得信之后面面相觑。

梅家?

真是出人意料!

齐老把叶五爷但凡在京城的熟人都排了一遍,却如何也想不到他会选择入住梅白丁的小院。

“应该是梅家清静。”

齐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。论清静?招待所岂不是更清静。老爷子很快想到之前梅老的拜访和提点。

他就说梅老头怎么会提点他大孙子?这中间连得上的不就是叶老五的姑爷,大孙子的笔友关有寿?

齐老倒是没对关有寿的身份起疑,而是再次感概叶五爷的手段,居然早早就跟梅白丁勾搭上。

当然,还有更隐晦的一层,究竟是不是因为梅白丁的工作性质,上面有人让他盯着点叶老五。

这话,他就不可能出口。

到了齐老开完会议下班回家,已是夜色降临,老爷子正想亲自上门,却得知人又被接走离开。

“这俩老家伙不厚道啊。尤其是老梅,我问他还记不记老五,他还跟我打马虎眼,说什么二十多年没见过。”

“是啊,他没说错,是没见面。”齐老太太顿时笑出声,“怪只怪你直心肠,听不出人家言外之意。”

齐老失笑地摇摇头。哪是他直心肠,而是老梅这老伙计不实诚,绝口不谈莫不是还以为他偏向老姜?

他能想到,老太太岂会想不到这一点?

她迟疑一下,“要不给老姜打个电话?就是你不打,明天他也会得到消息。正好小乖乖在他家,看他晚上要不要回家?”

齐老沉默片刻,瞥了眼客厅门口,“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,这会是谁也挡不住我。你心里好有个数。”

“啊?”

“小景年。”

老太太豁然大悟。

“再也没有比这更巧的时机。老五这次可是带了他一对小外孙过来,我明天一早就带孩子上门,正好让孩子们多接触。”

老太太自然明白其中之意。舍得,舍得,有舍才有得,但她还是提议道,“那我明天跟你一块去。”

齐老不赞同地摇头,“你先忙咱们大孙子婚事,有的是机会让你见人。”说完,他又添上一句,“不用说老姜会让我一起陪同,你去不合适。”

老太太果断点头。

“先不要告诉小景年,免得他心里起疑。”齐老眯了眯眼,“老姜那一头,也先别露出风声。”

“往后亲家一定会过问。”

“等问了再说,如今八字还没一撇。”

闻言,老太太抿嘴直乐。见老伴心有成算,她开始谈起大孙子的喜事,比如当天喜酒宴席。

说是要讲究朴素作风。

自然要尽量简单。可难就难在“简单”两字,毕竟看在齐老的份上会有不少老一辈来喝喜酒。

老俩口商量之后,时间已经不早。

齐老想了想,还是先回了书房拨打电话。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等电话筒传来姜老的声音,他第一句就是,“小北睡了。”

齐老差点骂娘,随即坏笑道,“叶老五来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我给叶老五下了请帖。”

“你等着,我马上去你家。”

客厅内姜老太太和齐景年祖孙俩人正在低声聊天,见书房内电话响了没多久,姜老就出来,不免有些好奇。

“我出去一会儿。”

老太太弹了起来,“去哪儿?”实在是被夏家接了个电话就出事给吓怕,见老伴脸色严肃,她不被惊到才怪。

“刚老齐来了电话,我去一趟。”

老太太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“姥姥,要不咱们也去过来?”齐景年见状出言,“正好你帮我拿东西,我怕一个人拿不走。”

老太太立即收敛异常,笑道,“不会半夜三更的又想回小院吧?你说你这么小总住外面被人欺负怎么办?”

“有人找麻烦,我就我姥姥大名儿。”

“傻孩子~”老太太失笑地摇摇头,牵起他的手,“姥姥送你回去,东西让阿姨明天送过去就行。”

齐景年歉意地瞥了眼老太太。一过他大哥婚宴,自己立马就走。这计划有些开口却又担心被阻拦。

唉……让他再任性几次吧。

“明天你姑姑她们都会回来,见到人了记得先打招呼。尤其是你大姑,她打小就最疼你爸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他大姑齐红梅大概因为自幼失母,对继母也就是他祖母,包括他大伯都有心结,却独独宠着比她年龄差了一轮的同父异母老弟。

宠到何种程度?

这份感情嫁接到他这个侄儿身上,就是一听到他出事,工作第一的她立马连会议都不参加赶赴京城。

但来了吧。

除了四位老人,姜齐两家大小上下,被她骂成了个孙子。

等他一醒来,离开的第一位也是他这位大姑,风风火火地走了。

而他外祖母之所以如此交代,还有个原因。与温娴的老姑相比,他这位大姑性子很火爆不说,还嘴毒。

这是生怕他年幼看不透。

可他齐景年又不是真正的稚儿。

那一包包从西部寄回来的东西,比起他在物资丰富的岭南老姑齐兰,其中的心意真毫无逊色半分。

唯一遗憾的是,他祖母和继女之间有不可沟通的鸿沟,让他们孙辈也不敢在她老人家前面多劝几句。

其实说开了也就芝麻绿豆点的事儿。不就是想尽办法为继女谋划一个好男人,却被继女误会?

萝卜青菜各有所爱。

谁是谁的缘分早已天注定。

就如他的关关,哪怕这一世她在世人眼里低如尘埃,他也要找到接回她,让她成为公主贵女。

快了,关关,你再等等我。

我很快就能找到你,接回你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