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欢app

By: admin

5月 13 2022

Tags:

Category: 未分类

碧绿嫣红的花圃内,顾判被钉在地上一时间无法动弹。

深蓝色的冰晶已经完将他的小腿覆盖在内,而且还在飞速加厚,并且继续朝着他的腰部向上蔓延。

只是在大腿上下的位置与熊熊燃烧的红炎开始了相持不下,谁都很难奈何得了对方。

二十余步外的阴影中,悄无声息显现出几个肤色湛蓝、人身鱼尾的女子。

她们面色冰冷沉凝,各自站好位置,气息沟通相连,共同施法将顾判冰封在了原地。

“真的是比吾等非人生灵都还要残暴凶悍的家伙,简直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幽冥妖魔!”

“还好大人已经解决了那个从天而降的恐怖敌人,即刻便会赶来,所以吾等并不需要与他正面对抗……”

“大姐说的不错,吾等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只要能将他再束缚片刻,便算是完成了任务!”

她们刚刚旁观顾判一路杀来的凶残,几乎被吓破了胆,心意相通交流之下,瞬间便定下计策,打定主意不与之正面对抗,只要能联手将其封镇住很短的一段时间便好。

但就在下一刻,她们的面色都变了。

不是因为那道需要她们联手结阵,力以赴才能勉强压制的红炎出了问题,而是因为她们同时看到了一只陡然间攻破她们心理防线,仿佛占据了所有视线的拳头,击破虚空碾压而来。

“归元!”

轰!

顾判一拳击出,腿下冰晶顿时失去了控制,随即被红炎一扫而空。

紧接着,他毫无停顿穿过漫天飞舞的腥风血雨,手中抓来半人多高的一条鱼身猛吃猛嚼着,咔嚓一声撞破花圃围墙,踏足到了下一片宫殿群落之中。

他现在实在是损耗太过巨大,而且失去了斧头之后,无法依靠击杀异类来提升生命,因此当前唯一能够稍稍弥补自身手段的方式便是吃,只要看上去不是人身的异类,都可以当成能量棒,生冷不忌直接吃下肚去。

不久之后,细微的脚步声再次响起,黑暗墨色将这座遍地狼藉的花圃悉数笼罩,转眼间铺洒满地的鲜血碎肉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随后黑暗再次消失不见,一切似乎又都回复到了空无一人的状态之中。

轰!

感觉到身后的压迫不断接近,顾判不敢再有任何的保留,直接引爆天地无极与混沌灰雾的混合区域,将拦在前方的的两个异类炸到生死不知,然后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再次化作血色流光,朝着斧头所在的位置紧追过去。

他已经能够察觉到身后那道黑暗阴影正在迅速靠近过来,如果站着不动的话,恐怕只需要不到半盏茶的时间,他们的位置就将重合于一点,继续之前未曾完成的战斗。

虽然在感知中那位业罗门徒虚弱到了极点,仿佛下一刻就将失去活力变成一潭死水,但越是如此,顾判却越是能从中嗅到极大的危机。

因此不管对方到底算不算回光返照,他只需要知道,自己的状态也已经差到了极点,尤其是在不断被那些千羽族众拦截之下,更是雪上加霜,难以恢复。

片刻后,顾判从一座偏殿内钻出,站在了一汪池水边缘,然后停下脚步看向了深潭中心的一朵白莲。

水池并不算大,长宽约二十米左右,水质清澈透亮,里面除了那一朵盛开的白色莲花外,就再没有其他水生植物的存在,更没有其他游动的鱼儿,仿佛这一汪池水就只是单单为这朵白莲而备。

在这片池水左近不远处,还有一个水色碧蓝的池子,中间仍旧生长着一朵莲花,只不过这朵莲花是深蓝色的,而且已然了无生机,向外散发着死亡腐败的气息。

白莲此时绽放到极致,露出里面一具蜷缩成一团的纤细身体,她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闯入了进来,依然闭着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沉沉地睡着。

顾判眯起眼睛,视线中显出一道道极细的透明丝线,横平竖直编织成了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,已经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了里面。

“业罗秘境内遇到的那个女人叫做蓝莲,所以说,她应该叫做白莲。”

“这样一朵白莲花,没时间去理会她。”

停下脚步不到一个呼吸,顾判便再次化作一道血色流星,直接撞上了那张透明丝线组成的大网。

在他的身体之外,环绕着道道猩红丝线,与那些散发着冰寒气息的透明丝线瞬间交缠一处,很快便将那张大网撕开了一道口子,整个人从那里唰地钻了过去。

嘭!

顾判踏足水潭对面,刚刚准备继续向前,却忽然感觉到双脚猛地一紧。

啪!

两根从水下伸出的藤蔓不知道什么时候牢牢缠绕了上来,紧接着一股大力从水底涌来,拽着他就向池下沉去。

咔嚓!

咔嚓咔嚓……

双方开始了剧烈的角力。水池边缘的光滑石面在两股力量的同时作用下,瞬间出现大片蛛网裂纹。

啪!

绷得笔直的藤编终于承受不住红炎的灼烧和大力的拖拽,从中断为两截。

蜷缩沉睡在白莲中央的窈窕女子陡然睁开眼睛,依旧保持着那个犹如身在胎盘的姿势不变,双手却快若闪电般在胸前结出道道印诀。

随着她带出道道残影的手印,整个水池陡然间变得森寒无比,有如冰窖。

但就在下一刻,急速蔓延的白色冰晶却戛然而止。

她的动作不能说不快,但比之更快的却是一柄仅有数寸长短,通体碧绿的半透明小剑,毫无征兆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,而后直接刺入到了眉心正中。

她顿时怔住,只差最后一下的印诀也无以为继,双手软软低垂下来,整个人瞬间便陷入到头痛欲裂引起的昏迷之中。

轰!

顾判此时已经撞破数个异类重新围拢而至的包围圈,挟裹着重重红炎来到了数十丈外,一边啃食吞咽着手上的一根藤蔓,一边继续向前,根本就没有回头补上一下送她们归西极乐的想法。

因为现在的时间对他来说,已经宝贵到无法用一寸光阴一寸金来形容,而是差之毫厘,事关生死的严重。

以前可以论天算,刚刚踏上小岛时必须用秒算,现在则已经到了连一秒钟都要掰成几半来花的地步。

虽然说就算是拿到了斧头,也不一定能够在那个业罗门徒手上占到多大便宜,因为毕竟对方是个活生生的人,斧头在他面前也真的就是只是个锋利的神兵利器而已,不像在面对异类时还有着种种伤害加成。

但对他来说,只要拿到了斧头,又身处在各种异类环绕的千羽小岛之上,便可以毫无顾忌用来劈砍异类,真正达到以战养战的效果。

只要他们没有发现他这柄斧头真正最大的秘密,让他斩杀掉足够多的异类,量变引起质变的情况下,他甚至还能越战越强。

若是千羽湖内能有成千上万的异类排队让他斩杀,待到最后一斧落下之时,他觉得自己就算是脱光了站在那业罗门徒面前,都会让对方无计可施,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蹭破他的一点油皮。

但是,这一切的前提便是他有一斧在手。

已经习惯了大斧随身的他,只有握住了它,心才算是真正的安定了下来。